《办案手札》流氓不可怕,有文化的流氓也不怕(转载)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09日
       这么长的一段白白的摆在我面前, 但我不想相信。这段话是这样说的:“你和他讲道理, 他和你玩流氓;你和他玩流氓, 他和你谈法制;你和他谈法制, 他和你谈政治。你;你和他谈政治, 他和你谈;谈国情;你和他谈国情, 他跟你谈;你和他谈, 他和你谈文化;你和他谈。他讲文化, 他讲孔子;你讲孔子, 他讲老子;你讲老子, 他装你孙子。”现在, 虽然有以下案例摆在我面前, 但我还是不想拿“流氓不可怕, 只怕流氓有文化”这句名言。案例一:你不为人民服务, 我不能为你立案 一位同事, 去延庆法院立案。代理大量拆迁案件。根据规定, 此类案件可以提名进行集体诉讼。立案的痛苦程度早在意料之中, 经过数次交锋, 法院立案科科长终于说出了上面那句名言:“你在法​​律上说的是对的, 没有错“你的起诉书。
       但是, 你是律师, 收了人民的钱, 你不是为人民服务的, 所以我不会为你立案。”说完这句话, 我的同事既惊讶又很聪明, 说:“你要知道, 你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录了,

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。”立案的首席法官很生气, 叫法警搜查同事,

同事断然拒绝, 周围的人也不知道真相他也坚定地被蒙蔽了双眼, 站在同事的立场上。法警们束手无策, 生怕事情闹大, 没完没了。然后向领导汇报, 领导来了, 互相安慰, 事情就结束了。总裁的名言在饭后成了同事间的笑话。案例 2. 找律师不容易。小心, 我会去司法局出具司法意见, 吊销你的执照。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, 地点是在北京律师界非常有名的朝阳法院的庭审室。当时我正在向我的客户提起诉讼。一开始, 立案非常顺利。经过两位法官的审查, 明确表示只要我们补充一个证据, 下午就可以立案。下午, 我们按约定去了法庭。宣誓的法官突然改变主意, 说案件必须由审判长决定。不告诉我们具体原因。当我们周一见面时, 我们意识到我们不知道这是我们的不幸还是我们的幸运。原来, 立案的法官就是审理我委托人家人案件的法官。我们提交的证据材料中的一项判决是法官作出的判决。然后, 经典时刻开始。虽然是当事人的案子, 法院院长都非常熟悉。但是法院院长还是拒绝立案, 理由是你的案子可以立案, 但一定不能赢。看到这里, 我主张, 按照规定, 立案法院只是做形式审查。最后的实质性审判工作在审判庭。退一步, 即使是必败的案子, 如果当事人坚持起诉, 立案法院也会也应该给出一个案例。可能我说的话激怒了总裁, 她严厉地说:你是哪家律师事务所的, 把你的律师证拿出来。我冷漠地把我的律师证明给了她, 她气势汹汹地把它拿了进去, 抄了下来。她一边走, 一边说:“我要去给司法局发司法咨询信, 请稍等。
       ”她走后, 旁边的法官也对我说:“你看, 你找律师不容易, 何必呢?吊销驾照就不好了。”当然, 最后, 我并没有被吊销执照。但这很奇怪。从那以后, 当我看到那些革命先烈的宣传片时, 我突然明白了, 为什么他们会面对敌人的枪口, 轻蔑地笑着。案例 3. 如果您可以立案, 我们将为您立案。 , 说不一样, 但是不一样。这个案子也是我做的。有一个案例非常烦人。要说怎么生气, 首先要说明情况。 A和B是姐妹。 A 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 , 平房被拆除, 分成三居室公寓。 B和父母住在一起, 住在父母租的两间公屋里。他的父母住在西屋, B住在东屋。虽然B和父母住在一起, 但是因为B认为A被拆的平房是在父母的胁迫下被B给给A的。所以, 他一直对父母很固执, 关系也很不好。多年后, 他的父母相继去世。随后, A和B因为父母租的公房发生了严重的冲突。这时, B来了找我看看能不能通过起诉解决问题。经过我的调查了解, 我发现这个公房属于企业单位的房子, 也就是自管公房。根据法律规定, 此类房屋纠纷属于单位内部问题, 法院不予受理。我们也去法院提起过几次, 但没有一个人提起过。就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, 突然接到了东城区法院的传票。起诉的人是A, 诉讼的请求是请求法院命令将父母居住的Westinghouse交给A使用。
       我们很惊讶。要知道, 我们已经为此向法院提起了诉讼, 但我们从未提起过诉讼。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可以提起诉讼。庭审当天, 我们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 并提供了相应的法律依据。同时也明确表示, 由于A已经有了三居室住宅, 即使法院可以判决, 也不应该决定给A住。最初,

我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赌注, 因为这个案子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接受。但出来的结果让我们吃惊。法院甚至裁定西屋公司应该由对方居住, 因为她以前住过那里。然后, 我给了客户一个稍微有害的想法。既然法院只裁定西屋应该被对方占用, 并没有排除我们居住在那里的权利, 那我们何不请法院确认呢。虽然我们知道这样做, 胜诉的机会很小, 但我们只有这一线希望。于是, 立案法庭来到了立案法庭, 这没有任何